川南永远爱她的天使白沙

边缘人士
目前各种半退坑

 

傻瓜是不配拥有爱情的【茨狗】

#内含CP茨狗 博晴 夜青
#本文为晴明第一人称视角



大天狗放学总是一个人独自回家,但是最近有一个白毛的大男孩同他一道回去,那孩子叫茨木,刚搬过来的,住在一个社区又是同一个班各自的爹妈商量商量便让他们一起回家。因为顺路,因为不想让俩熊孩子搞事。


其实熊孩子之一的大天狗话很少,闷葫芦一个,般若总说他无趣,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茨木也是,不过他好些,你打他八棍子他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他会主动再抽你八十棍子。两人在一起骑自行车的时候闷到头上长鸟。

除开这点二人还是挺像的,两个中二病晚期。前者常常木着一张脸,张口闭口都是“大义”,后者呢,除了酒吞,在他眼中都是渣滓。对了,最重要的是二人都不承认自己中二。对了,对待中二病我们要宽容,毕竟这种病人痊愈还是只能指望自己醒悟。


茨木是转学生,前面我有说过,他的入学介绍才是惊为天人,他先用粉笔在黑板上张牙舞爪地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说道:“我的名字是茨木,只有实力强大的人才配站在我身旁,我喜欢强大的人!那么全班第一是谁?”我一口茶就喷了我前桌一背,大天狗,货真价实的全班第一。大天狗眼角抽搐地转了过来,我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对他笑了笑表示抱歉。他哼了一声转回去面朝黑板,从容地站起来:“我接受你的挑战。”他只是把茨木的话当成的挑战,当然全班包括我都是这么想的,也就在茨木刚说完的时候哄笑了一阵,大家都没当回事。其实吧,就我个人而言,比起大天狗我倒是觉得茨木喜欢酒吞,毕竟就连上次我们班和他们班有辩论赛的这种充满火药味的时刻,茨木都天天待在隔壁。


同学们都在等着这个孩子第一次月考的时候大放异彩,结果分数下来我差点笑死,他怕不是要和博雅抢第一,倒数的那种。啧啧,我白期待了一个月。大天狗脸色不太好,站在公示的分数排名前半天说不出话,一副被戏弄了的样子似的。这个死要面子的孩子比第二名多了23分,果然还是怕被超越么。


我本以为茨木和大天狗的交集最多止步在被家长强制一起回家罢了,但直到有那么一天,茨木给我说他要追一个人。


“谁啊,酒吞啊?”


“不,我...”


“酒吞你就没戏了,他和红叶都是我撮合的。”


“大天狗。”


“大天狗啊,我想想...”我拿起杯子润润嘴巴,打算继续说,然后我一口水又喷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喷的是茨木。


茨木被我喷了之后没有发火,因为他有求于我,他接过我递过去的纸擦了脸之后若有所思。我先给他声明自己是个直男,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自个儿去找Gay里Gay气的夜叉帮忙。但是他接下来的话没有让我喷水而是让我吐了血:“你看起来和那个源博雅比夜叉和青坊主更Gay。”


为了报复他说我Gay,我出了一堆低级撩妹的馊主意给他。我觉得他肯定会凉凉,大天狗那种直男会给他两个大嘴巴。


这一次我脸打得啪啪啪。


上个月我们班有球赛,擦汗的时候茨木和大天狗对上了眸子,然后茨木采纳了我的建议,给大天狗一个wink,再加邪魅地咧嘴一笑。然后,大天狗居然很受用,换场休息的博雅让我看钢铁直男大天狗从脸颊红到耳朵尖。


上上上周,茨木把大天狗骗去看了电影,有个不怕死的,鬼使黑把那篇洋洋洒洒三千字的日记投屏到了白板上。


上上周我和博雅去图书馆偶遇了二人,大天狗在查资料,茨木趴在阅览室的桌上带着耳机打游戏。吓得博雅背包都掉在了地上,我让他赶紧和我一起下楼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上周他们没骑自行车,两个闷骚居然有说有笑从我和博雅面前经过。


我很无奈,我打算告诉茨木他已经到手了,但是大天狗先来找了我。


他问:“晴明,你知不知道怎么追直男。”


我叹了口气,然后把馊主意都告诉了他,并且嘱咐他慎用,因为茨木都用过了。


他愣了一秒,然后一拍桌子,从后门跑去了隔壁班。

评论(11)
热度(36)
 

© 川南永远爱她的天使白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