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永远爱她的天使白沙

边缘人士
目前各种半退坑

 

不止感谢蛋糕【园医】

#内含CP有:园医 佣空
#本文是园医园无差,从视角上来看可能偏向园医一些
#第一次尝试写这个CP,再加上是修仙爆肝的文章,剧情什么的可能有问题,感谢提出
#本文送给我的天使 @一粒沙白 希望喜欢【星星眼】




艾玛今天在放学后泡在甜品店两个小时外加一刻钟才在全小镇最厉害的糕点师们的帮助下完成了人生中第一个蛋糕。


“哎,艾玛慢点跑!”甜品店老板的瓦尔莱塔女士在店门口招呼着,“当心车!”


“知——道——啦——”艾玛拖长语调回应那位女士,腾出抱着蛋糕盒子的一只手挥了挥,仍然一溜烟地冲向了马路对面。语尾的上扬,很明显地表现了此时这个女孩儿的确很兴奋。


“还真是个孩子。”糕点师杰克先生望着女孩儿的背影笑笑,站在他身旁另一位糕点师班恩也点点头表示认同。


艾玛手中着一个盒子走在马路上,里面装着自己亲手做的生日蛋糕,她向街上每一个人微笑问好,所有遇到艾玛·伍兹的人都可以感受到她洋溢在自己身边空气中的开心。给我的天使——艾米丽她一定会很开心,艾玛想着,但因为分心,她一脚没踩稳差点跌倒。呼,吓死我了,这个蛋糕可花了我不少时间和钱,抛出去那就太糟糕啦。


尽管自己的父亲里奥和瓦尔莱塔女士以及她的两个店员已经是多年的好友,但是自己也没有理由用父亲的名义去白做一个蛋糕,再加上由于不熟练,其实浪费了甜品店挺多的食材。当艾玛又弄毁了一个蛋糕胚的时候,她有些沮丧而且愧疚。但是耐心的瓦尔莱塔和杰克一直在安慰她,不善言辞的班恩也拍了拍她的肩,最后在前辈的帮助下女孩儿做出了一个虽然不华丽,也没有橱窗里的漂亮,但是也足够精致的蛋糕,看样子这是一个很棒的生日礼物了。包装好后,她坚持按甜品店对于蛋糕的定价付了钱,尽管瓦尔莱塔女士一直说不需要。“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总不能让你白白辛苦呀。”艾玛是这么说的。


艾玛差不多要从小镇的这一端走向那一端,因为艾米丽的咖啡厅和甜品店好像隔了将近整个小镇那么远似的。


在路上艾玛遇到了要出远门的弗兰克先生,他要去码头坐船去遥远的美洲冒险,这个热心肠的大叔还帮助艾玛抱了一会儿蛋糕。艾玛还遇到了去买零件的特蕾西,出门遛狗的裘克,以及想吃小鱼干的胡子先生。


“我可没有小鱼干,我亲爱的胡子先生。”艾玛把蛋糕放在长木椅上,蹲下伸手摸了摸胡子先生的头。


胡子先生不太开心,它继续蹭着艾玛的腿,艾玛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小面包,喂给这只橘色的猫咪。胡子先生不喜欢小面包,它叫着,表示自己希望艾玛可以给它一条小鱼什么的。


“真的很抱歉胡子先生,我只有小面包,或许我能陪你玩会儿作为补偿啦。”艾玛把胡子先生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又揉揉胡子先生的头,“我也刚好可以休息一下啦。”


“在做什么呢艾玛?”是一个成熟的女声,在自己的背后响起。


艾玛转头一看,是玛尔塔站在她身后,一只手把着长椅的靠背,而玛尔塔的旁边是那个沉默的雇佣兵,他的手上抱着一个纸袋子,应该是刚去买了东西。


“啊,是贝坦菲尔小姐和萨贝达先生,下午好。”艾玛慌慌张张地直起身子,怀中的胡子先生被惊的地低低的叫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瞧啊艾玛,你把它吓到了。”玛尔塔笑着,然后冲艾玛眨眨眼,“另外你叫错我的姓氏了噢。”


艾玛此时才恍然大悟,眼前这个微笑的女士和她身后的先生刚举办了婚礼,大家都庆祝着两位军人出身的新人的结合,自己还是那场宴会的花童,可能是今天脑子里只有艾米丽,所以才叫错了名字。这是多么失礼的一件事啊,艾玛赶紧开口补救:“我很抱歉,我亲爱的玛尔塔,美丽的萨贝达夫人。”


玛尔塔笑得更灿烂了起来,伸手刮刮艾玛的鼻子:“小小年纪就这么狡猾。”


艾玛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时玛尔塔看到了长椅另一端的蛋糕盒,她问到:“蛋糕?是给艾米丽的吗?她今天过生日。”


艾玛点点头,说:“是我自己做的。”


“喏,那是奈布——看到他手上的袋子了吗,那是我们给艾米丽的礼物,要咱们一起去她的咖啡厅吗?”


艾玛同意了,把胡子先生放下,“胡子先生我得走啦,你去问问其他人有没有小鱼干吧。”


艾玛抱着盒子和空军小姐走在前面,奈布在后面跟着,仍然是一语不发。艾玛偷偷转过去瞥了雇佣兵一眼,那个男人戴着兜帽,抿着嘴完全没有想要开口说话的样子。他大概只会和玛尔塔说话了吧,艾玛想。


其实她一直很羡慕玛尔塔,她是一个勇敢的人,正规军和雇佣兵的私下交集,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其实都不怎么被人们看好,但是她靠着和自己爱人的努力赢得了众人的祝福。


要是我也这么勇敢就好了,艾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蛋糕盒。她很喜欢艾米丽,她想和艾米丽当恋人而单单是要好的朋友。艾米丽是一位医生,医术高超又美丽善良,她在闲暇之余还会参加政府举行的义诊活动。艾米丽用闲钱开了一间咖啡厅,平时有店员看着,她下班的时候经常会去帮帮忙。艾米丽身上有着若隐若现的消毒水的味道,混合着她的淡雅香水,这种奇妙的混合香味好像讨好了所有人的鼻子。


艾玛其实与其说喜欢艾米丽,不如说是迷恋。艾玛还在读高中,母亲早逝,父亲是一个小型军工厂的厂长因此很忙。艾米丽比艾玛大十岁,艾玛在艾米丽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很喜欢腻着她,现在更是一下课就跑到咖啡厅去待着,到了晚餐时间才会回家。艾米丽的优雅知性,成熟大方,无不吸引着艾玛,当然最重要的是她还十分善良。对于医生来说,善良是一个最普遍但是最宝贵的品质了。


就是这么优秀的一个人,艾玛想向艾米丽表达自己的心意但是又害怕被拒绝。就算同意了又怎么样呢,大家也许能接受两个女孩儿在一起,但是总归没有那么宽容,何况艾米丽还比她自己大了整整十岁。当各种麻烦接踵而来,她和艾米丽都没有和萨贝达夫妇所拥有的军人的勇气和魄力。


“奇怪了,艾玛今天怎么不说话?艾米丽过生日你不应该最开心吗,怎么苦着一张脸?”这时玛尔塔突然的一句话把艾玛飞到千里之外的思绪拉了回来,“怎么心神不宁的,在想什么呢?”


“玛尔塔我问你。”艾玛回过神来后正色对玛尔塔说道。


“嗯?”


“玛尔塔你是知道我喜欢艾米丽对吧。”


“对啊,你一直都很喜欢她,没有人会不喜欢黛儿医生...”


“不,我是想告诉艾米丽我爱她,但我担心被拒绝,被拒绝了之后我就再也不可能和艾米丽这么亲密了。”艾玛一口气说完了这个冗长拗口的句子,然后紧张地看着玛尔塔的反应。她其实刚刚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冲动要告诉玛尔塔她爱艾米丽的事情,可能今天真的脑子不够用。


“是这样么...”玛尔塔有些意外,她沉默了一小会儿,什么也没说,这让艾玛更有了一些害怕,玛尔塔会疏远我吗,她会觉得奇怪吗?


“但是你不告诉她,她又怎么会知道呢?总之就是一个二选一的概率问题罢了。”在艾玛胡思乱想的时候,一直跟在二人身后的奈布突然出声了,“况且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我们都知道不是吗?”


“可是,如果她要拒绝呢?这样我连朋友都和她做不成了啊。”艾玛有些沮丧,她也知道如果不说的话她永远和艾米丽都没有进展,她想了很久才打算趁艾米丽过生日她送礼物的时候告诉艾米丽。


“如果黛儿不爱你,她不愿意的话,你现在这十几分钟里再着急也没有办法。”雇佣兵先生了客观地回答了艾玛的问题。


看着艾玛快要焉下去的样子,玛尔塔赶紧提醒自己的先生:“奈布!”


艾玛摇摇头对二人说:“萨贝达先生说得很客观,看样子这件事是要交给上帝啦,那么在一起之后遇到了很艰难的时刻怎么办,遇到了两个女孩儿不能解决的麻烦怎么办?我值得去表白吗?”


“办法总比问题多,伍兹小姐你现在就因为未来的麻烦而打退堂鼓,我倒是为黛儿担心呢。”雇佣兵先生又一次毫不委婉地回答了艾玛的问题,“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毁掉一对深爱对方的恋人,不过,你今天应该思考的事如何与黛儿成为彼此的恋人。”


“可...”可她万一从一开始就不愿意呢。


“你看这就是一个死循环,你不去,你不知道结果所以不甘心;你去了,失败了你会很难过;你去了,成功了你却担心未来很麻烦。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就按照自己原本的决定好吗?”


艾玛现在是真正地沉默了,她仔细地想着雇佣兵的话,她觉得自己今天无论如何都得迈开这一步了。后面的路程中三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萨贝达夫妇留给了艾玛思考的时间。


到了咖啡厅,艾玛远远地就看见了艾米丽在给自己的植物们浇水。她转头看了看萨贝达夫妇,二人肩并着肩,女士微笑着,而不苟言笑的先生给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表示鼓励。“这个是我和奈布为艾米丽准备的礼物,我们就不打扰你和艾米丽了,祝你成功,艾玛。”艾玛点点头,接过袋子。


“艾米丽!”艾玛向艾米丽跑去,在艾米丽转过身的时候把蛋糕和递给了她,“生日快乐艾米丽!这是我为你做的蛋糕!”


“是蛋糕吗?谢谢艾玛,我非常喜欢。”艾米丽对于这个蛋糕十分的惊喜,她给了艾玛一个拥抱。


“我,我爱你艾米丽,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天使!”艾玛被抱着,有些结巴还有些口干舌燥,但是在这个神圣的时刻她又如此的坚定。


“噢?真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表白。”年轻的医生说。


“我,我,我为你做了蛋糕!”艾玛着急了,只好无力地强调这蛋糕。


“噗,你是在威胁我吗,好吧,看在蛋糕的份上,我非常愿意。”艾米丽笑了。


艾玛感觉自己像身处一个老套电影的结尾,她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她紧紧地抱住了她的天使。


很久之后,又是艾米丽过生日,艾玛回忆起那一天,她自言自语:“感谢那个蛋糕。”


当然不止感谢那个蛋糕。

评论(11)
热度(65)
 

© 川南永远爱她的天使白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