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永远爱她的天使白沙

边缘人士
目前各种半退坑

 

患与幻【杰佣】

#这篇是感谢金禹小天使的美丽头像@疯人金禹儿 哇我怎么篇篇都在艾特
#CP为杰佣,注意避雷
#关于心理疾病分析是瞎扯的,不要在意噫呜呜噫
#大量语言描写
#终于不走意识流了23333




杰克算是伦敦比较有名气的心理医生了,年纪轻轻刚从医学院毕业,他很快向人们展示了自己的才华,自己开了一所心理咨询室。在他开始工作起便遇到过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心理毛病,但是他都解决了,最近这个意气风发的年轻医师遇到了一个比较棘手的病患。


“...新的世界?一个叫欧利蒂斯的庄园?”杰克翻阅玩他的病历,抬眸看着眼前那人。


病历上写着病人的资料,奈布·萨贝达,男,十九岁。说是十九岁,其实这个男孩看起来好像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有着和自己的早熟截然不同的气质。


“是的,医生。”男孩应了一声,端起桌上的水杯,小口地喝着。


“那么,是一个什么样的庄园呢。”杰克见怪不怪地问道,对于他来说,有着心理障碍的病人臆想出新世界真是太普遍太过正常了。


“嗯,很阴森的庄园,不属于现代,大概是十九世纪的样子。”奈布低着头回答。


“嗯。”杰克在本子上记录着,之前他只看过奈布的病历,这样面对面的谈是零次数,所以他要记录得详细些,“然后呢,另外的细节呢?”


“我见过很多人,我能叫出他们的名字。”


“你的亲人么?”


“不,更多的是我的朋友。”他顿了顿,“我见过你,杰克医生。”他抬起头来,语气染上一份坚定。


杰克停下笔,饶有兴趣地问着:“噢?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奈布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真的要说出来吗?”


“是的,我方便了解你的病情。”


“是这样的医生,在那个庄园...您是监管者,我是求生者,嗯...换一种说法,您是猎手,我是猎物。我和其他求生者需要逃出庄园,没有逃脱的人会受到惩罚。但是如同莫比乌斯环,我们会进入下一场游戏,我闭眼的时候游戏就开始了。不过有您在我都很安心,因为您的场次我都不会输。”男孩在讲话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皱着眉,仿佛连眨眼都有些害怕,但是说完他之后他却闭上了眼睛。


臆想症严重,伴随环境改变还会给予自己合理解释,幻想世界有独立世界观,杰克写着,他又抛出了另一个问题,他觉得这可能是突破口,他想帮助这个可怜的大孩子。


“嗯,那除了追捕,我们还会做什么?”


“不瞒您说,我们会这样。”奈布说完就凑了上来。


没有等杰克反应过来,他们就接触在了一起。对方温软的嘴唇贴着自己的,杰克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在奈布试探性地把舌头探进来的时候,杰克反应了过来,推开了奈布,与他保持了一段的距离。


奈布歪着头看他,眼中写满了不解,然后挠挠头,“抱歉,先...医生。”


杰克冷静了下来,果然十分棘手,他摇摇头表示没关系,接着又和他聊了一阵,最后告诉奈布每个礼拜日都要过来接受治疗。


这种病历不是没有,是臆想症的话只用带着他走出自己的幻想就行。


第二次的见面,在这个月的下一个礼拜日。


“听我说奈布,你可以尝试保持清醒,尽量不要去庄园。”杰克给奈布端了一杯水,“这礼拜有没再参加游戏么。”


“抱歉医生,我没做到。”奈布捧着杯子,“我见不到你。”


杰克沉默了,这个男孩好像对他臆想出的自己有一些执念。


“奈布,你要尝试走出这个幻境,这样才是我们治疗的目的。你要尝试多睁着眼睛,看看周围可以摸得到的东西。”杰克坐到奈布旁边,用自己骨骼分明的手掌一点一点包裹住奈布的,试着开导他。


“医生我有些困,我可以打个盹么。”奈布好像是询问着杰克,但已经闭上了眼睛。


杰克犹豫了一下,但是这正是一个可以近距离了解病情的绝佳时期。他从奈布旁边起身,然后坐回了奈布的对面,拿起了记录本和笔。


奈布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般,他和其他人对话。


“贝坦菲尔小姐再见,希望您可以拥有自己的飞机。我?上一局掩护了三位小姐,所以我还需要下一轮的磨砺啦。”


“先生我回来了,是的,那一局我并不想赢,让离开之后见鬼的等待下地狱吧。”


“感谢您帮我栽的花,玫瑰快开了吗伍兹小姐?那请问可以摘两朵吗?杰克先生的手杖我想给他做一根新的。”


“莱利先生,劳烦您可以帮我誊一下这几页的内容吗,整个庄园您的字是最好看的了。”


“先生,这几天一定要好好休息啊,准备时在沙发上睡着很难受吧。”


“先生您瞧!这是我给您做的新手杖,这两朵玫瑰不是永生的,但是希望您可以喜欢它。”


奈布说了很久,杰克了解到了一些他之前从未听过的人名,莱利,贝坦菲尔,伍兹,皮尔森等等,奈布提到最多的是他的那位“先生”。从和他两次聊天的经历来看,大概这位“先生”就是奈布臆想中的自己。


杰克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开口道:“谢谢你奈布,我非常喜欢。”


“真的么?”奈布很惊喜,但是他没有睁开眼睛。


“是的,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等等先生。”奈布皱起眉,语气变得焦虑,“我看不太清,我不知道您在哪。”


起效果了,杰克嘴唇勾起一个浅浅的笑,他继续说道,“我在你的面前,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好,那我...”奈布欣喜地睁开眼睛,但是冷色调的咨询室让他瑟缩了一下,话语戛然而止,他花了好半天反应过来,“...医生?”


“是我,告诉我,你在庄园里看到什么?”


奈布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嗯,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


“医生。”奈布突然开口打断了杰克的话,“我看到了您,您在房间里,伸手想抱住我,但是现在...”


拥抱么?杰克张开双臂,露出一个微笑,“你来。”


奈布咽了咽口水,但是不为所动,然后说道:“不...谢谢你医生。”


好吧,杰克把胳膊放回桌子上,也许还需要继续努力。


两个月之后,奈布提出要杰克在周末带他去玫瑰园。杰克想了想,觉得这可能会对治疗起到有利帮助,便重新排了日程表。


“医生。”奈布坐在副驾驶,“您相信庄园是真实的么。”


“不相信,因为我是你的心理医生。”杰克握着方向盘,不以为然地回答。


“我也知道那不是真实的...但是它又这么清晰...”奈布语气轻飘飘地,最后几个词都听不太清,“我不想离开它。”


现在能分辨现实和幻想,也能自主控制,只是自己主观不愿意分离。杰克想着,没有说话。


“医生。”


“我在。”


“我可以喊你先生么。”


“...”


“抱歉医生。”


“请便。”


“谢谢你,先生。”


在玫瑰园里奈布没有再说过其他意味不明的话,他喊杰克给他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拾起了地上的两朵破败的玫瑰,又蹲下来把它们放在了地上,向前走去。


离开时他在大门买了两支玫瑰,摆在了车的后座上。


“就让它们放在那好么,先生。”他这么说。


杰克把他送回了家,奈布可以完全区分开现实与环境了,他感到了一种无名的情绪,一种柔软的暖流,是积极的,但是说不出来。


杰克原以为奈布的病情有所好转,再过半年或者不超过一年就可以痊愈,但是他错了。


“先生,我看不见了...”奈布在一次礼拜日治疗的时候说道,在杰克倒水的时候,他闭眼睛打算打一个盹,但是迎接他的是深邃的黑,他的声音发颤,“——我眼前只有黑色...”


“冷静点孩子,这事说明我们的努力是有效果的。”杰克揉了揉奈布的头发,安慰道。


“不...”奈布惊慌地用胳膊捂住眼睛,试图找回那个庄园,当他发现徒劳无用的时候眼泪大滴大滴地滚落了出来。


“别哭了,我在。”杰克用胳膊环住奈布,轻轻地在他耳边说。


拥抱起到了一点作用,但是奈布仍低声抽泣着。


“我痊愈了之后,你也会离开吗,医生。”


称呼变了,杰克想到。


“不会。”


“你会带我去玫瑰园吗?”


“嗯。”


“你还会给我唱小曲吗?”


“是的。”


奈布挣脱杰克的拥抱,用澄澈的湖蓝色眸子盯着他,坚定地问道,“那你会一直在我的身边吗,先生。”


称呼回来了,杰克想着,然后微笑着回答。


“当然。”


照顾这位病患要的时间真是太长了。


【我发现我写的文几乎所有主角多多少少都有心理毛病】

评论(7)
热度(54)
 

© 川南永远爱她的天使白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