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永远爱她的天使白沙

边缘人士
目前各种半退坑

 

字条【佣空】

#半夜产物
#CP为佣空,交党费




早上玛尔塔起床的时候奈布已经走了,床头柜上放着一瓶牛奶,玻璃瓶下边压着一张纸。她揉揉眼睛,把牛奶瓶下面的纸抽出来,上边写着:


我亲爱的萨贝达太太,您的先生因为工作原因现在正在飞去美洲的飞机上或者待在机场里(塞车的话),这瓶牛奶不出意外应该没有没凉透,去厨房里煎一个鸡蛋两条培根,再去烤两片土司应该是一顿丰盛的早餐。


署名,奈布•萨贝达吻醒了他的天使。


玛尔塔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真是油嘴滑舌,她把纸片儿压回牛奶瓶下边儿,然后伸了个懒腰,下了床。她把睡衣换下来,拉开窗帘呼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她走到洗漱间,拉开镜子旁边的柜子门,一张卡着的纸团掉到了面盆里。她用食指和中指把它夹起来,面盆里的水把它打湿了些,但是不妨碍阅读:


我亲爱的萨贝达太太,希望您不会为此困扰,我冒昧拿走了您新买的漱口水,因为昨天收拾行李的时候忘记买了,直至今早出门的时候才想起来。


署名,愧疚的奈布•萨贝达。


如果放在平时玛尔塔她准会发火,但是今天她仅仅轻声抱怨着自己的先生的智商堪忧,然后打着哈欠走到储物间,从下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瓶新的,再走回了洗漱间。玛尔塔把头发吹了吹,随意地挽了一下,用夹子别在头顶,接着漱口洗脸扎马尾,最后化了个淡妆。玛尔塔军人出身,不需要像贵太太那么讲究,她化妆也只是让自己看起来更精神。


她吃了早餐,然后给不停在她脚下打转库伯套上链子。今天得带它去做定期检查,顺便剪剪毛,渐渐向夏天过度的天气会让长毛狗受不了。


她换好了鞋,打开门,一条纸条飘了下来。玛尔塔自忖奈布还有在家里藏了多少张字条,而且究竟是怎么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纸条放在每个位置的,接着把它从地毯上捡起来。这张字条上只有一句话:


出门记得打太阳伞。


署名是一个大写的N。这张字迹比较潦草,应该是临走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的。


这句话奈布几乎每一次白天出门,玛尔塔不知道自己的先生为什么总是提醒他作为军人的妻子这种小事。玛尔塔往门外瞅瞅,因为是早上所以外边不晒,带伞的话可能用不上。她关好门,沿着街道走。一人一狗路过一个巷子,巷子里是酒吧,现在一些嗨到天明喝得烂醉的人,正踩着晨曦各回各家。玛尔塔和奈布都不喝酒,因为酗酒拿枪手不稳,会成为人体描边大师。二人都没有烟瘾,但是抽屉里会放几盒烟和一个精致的打火机。女人大多都不喜欢太呛人的味道,玛尔塔不同,她和奈布的生活里就充斥着火药味——当然仅仅是字面意思。没有人会拿着枪消遣,玛尔塔无聊的时候会趴在二楼阳台上抽支女士烟。奈布不喜欢玛尔塔抽烟,虽然自己也会偶尔叼着烟干活。

被奈布逮到抽烟的玛尔塔冲他笑,抱住把烟掐掉扔到地上的奈布,同他接吻。


她打算带着库伯先去公园转转,然后迟一些再去宠物店给它剪毛。公园沿着河道修建的,现在是春末夏初,阳光很好,不冷不热。河道的对面是没有堤坝的,那里是一块湿地,长着很多杂草,玛尔塔很喜欢往那走,因为湿地的泥土才上去很软,会凹下去一块儿。每个有空闲的傍晚她和奈布都要往那走,有一次奈布捡到了一个小螃蟹,最后被玛尔塔以家里没地方养以及拿来也没有办法吃为理由扔回河里了。


为了到河对岸去,她和库伯走上桥。桥上有一个拿着风琴的老人,他也是刚到,风琴刚从盒子里拿出来,帽子还没有摆在地上。玛尔塔从他旁边经过,老人叫住了她。


“要听一会歌唱早晨的诗吗,女士?”


玛尔塔停了下来,转过头对老人说:“好的先生,无比感谢您。”


老人把帽子放在地上,方便一会儿路过的行人往里边扔硬币。他开始唱了起来,他唱的是一首叙事歌,歌词大概写的一个人的一生。从婴儿,到老人,最后死亡。耐人寻味的是写那个人的婚恋用了很长的篇幅,他与第一个爱人因为年轻不了了之,与第二个爱人相恋却家人朋友阻挠。第三个不是他的爱人,但是他们草率地结了婚,他们之间没有爱,但因为生活中共同经历的大大小小的麻烦,他们最后成为了灵魂伴侣。这一段着实有趣,如果两个没有感情的二人在一起经历了无数磨难最后能长相厮守的话,那本身就是相爱的人呢。


老人唱完了,帽子里多了一些硬币。玛尔塔看看表,时间还早,她打算再听一会。


老人拉着他的手风琴,继续唱着,他似乎很喜欢叙事歌,他接着唱了一个历经磨练却不得好死的人和一个同样苦难最后苦尽甘来的人。生活中当然不可能不全是美好,即使美好占生活的很大一部分,人们向往美好也为生活中的美好而活着,但是生活中更多的是它带来的磨难与苛责。她和奈布之间没有绵绵情话,没有钻戒,没有蜜月,但他们认为彼此都是内心敞亮而且坚定的人。


玛尔塔放了一张纸币在老人帽子里,像他道别。她没有去湿地,而是原路返回,因为她刚才在桥上打发的时间或许比去湿地转一圈的时间要长,所以现在得带库伯剪毛。库伯在宠物店很乖,不叫不闹,但是毕竟是大型犬,还是花了好些时间。等到库伯从长毛狗变成短毛狗的时候,店长递给玛尔塔一张字条,依旧是奈布写的:


我亲爱的萨贝达太太,我很希望现在可以陪着你一起给库伯剪毛,不过我和您的距离是在太远啦,下午去做些别的事情打发时间,等我回来陪你看电影。

署名,爱你的奈布·萨贝达。


玛尔塔谢过店长,付了钱把库伯带回去,然后打了的士去艾米丽家吃午餐。艾米丽煎了两块牛排,随意地做了两个。吃完午餐的两个姑娘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本来想着一下午就这么混过去,结果下午三点医院突然打电话让艾米丽赶紧过去,下午的休闲时光被取消了,她搭了艾米丽的顺风车,打算去图书馆看看。


今天在图书馆做义工的高中生刚巧是艾玛,艾玛老远就看到了玛尔塔,她把玛尔塔拦下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把食指放在唇边,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叠好的字条,对玛尔塔说:“这个是萨贝达先生给您的。”


玛尔塔十分惊讶,奈布似乎总能猜到自己会去哪,她打开这张字条:


我亲爱的萨贝达太太,如果您来了图书馆帮我借几本历史小说,谢谢【书单在末尾,一共是三本】。我想您大概不太想进厨房,所以如果现在是上午,可以去五号大街吃法国菜,如果是晚上,您依旧可以去五号大街吃法国菜。


署名,奈布·萨贝达。


玛尔塔表示了对艾玛的感谢,并且希望她可以和自己一起找找奈布想要的那几本书。她们几番周折终于找齐了三本,听艾玛说这是她第四次被分到图书馆帮忙,她至今都要想想才分得清ABCDE五个区在哪,成千上万本书里能找出三本真是太为难她啦。


玛尔塔自己抽了一本悬疑小说在阅览室里看了两个钟头的样子,接她打算去咖啡厅坐坐,因为她有些饿了。法国人的下午茶时间非常随意,和遵守传统甚至死板的英国人完全不同,他们的下午茶无非就是熟悉的人聊聊天打发时间,或者一个有些饿想吃零嘴的人找的理由。玛尔塔不喜欢喝花茶或者果茶,她点了一杯咖啡,然后要了三块原味马卡龙,拿出刚刚从图书馆借出来的悬疑小说,继续看着。她想着待会侍者也许会递给她一张来着奈布的字条。


侍者果然带着字条来了,与之一起的是玛尔塔点的咖啡和甜品。她给侍者了一些小费,接着侍者告诉她,萨贝达先生已经为提前给一杯咖啡以及三块马卡龙付了钱。


我亲爱的萨贝达太太,料到了您要来喝咖啡,昨天已经提前为您的下午茶买了单,希望您的下午茶时间愉快。


署名,奈布·萨贝达。


玛尔塔觉得奈布虽然现在远在美洲,但是就像在她的身边,她去的每一个地方好像都和奈布同道去的,今天一天奈布好像都陪在她左右。


晚一些玛尔塔去五号大街吃了晚餐,依旧收到了奈布的字条。奈布邀请她一个人去看电影,在电影院玛尔塔也收到了奈布的字条。


午夜场电影散场后,玛尔塔路过早上的那个巷子,夜的生活对于有些人才刚刚开始,他们三五成群地往酒馆里涌。


回到家,玛尔塔简单洗漱坐到了床上,把枕头下面的日记本拿出来,今天最后一张纸条飘了出来。


亲爱的玛尔塔·萨贝达,希望您今天一天度过地十分愉快,我大概明天上午回来。为了让您今天去每个地方都有我陪着,我给所有的店铺都塞了字条,明天所有没有用上的字条会还回我们门口的邮箱,包括一些你没有消费我昨天提前付的钱也会一起退换到邮箱里。


晚安玛尔塔。


我爱你。

评论(12)
热度(101)
 

© 川南永远爱她的天使白沙 | Powered by LOFTER